因为失魂

或者是落魄

本想借火点烟

心却被引燃了

你正好经过

还与我对坐

我满怀风波

一下子安静了许多

今宵初来乍到

喝两杯又如何

一杯莫吉托

千万人喝过

那个中滋味

有几个人懂得      


   —《遇上海明威》


评论
 

© 马夫载他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